最高法院判决“九粮九液”侵权:不要在名牌附近失去声誉

▲经过6年央视新闻截图,“五粮液”诉九粮液”商标侵权案最终胜诉 据报道,近日,经最高法重审,滨河集团生产销售的“九两液”和“九两春”产品被认定侵犯了五粮液对“五粮液”和“五粮春”商标的专有权。滨河集团必须赔偿五粮液集团900万元的经济损失。 这一判决无疑具有解决纠纷的效果:五粮液集团在2010年发现“2粮液”、“3粮液”等“N粮液”侵犯其市场商标权后,开始保护其权利。 然而,针对“九良野”和“九良春”的诉讼相当困难。 一审法院认为不存在侵权行为,二审法院在两年后维持原判,这表明在实际层面上对这一问题的法律认定相当困难。 五粮液集团于2016年11月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后,最高法院于今年5月推翻了前两个法院的不侵权意见,并做出了确认“九粮液”和“九粮春”侵权的判决 这无疑完全否定了模仿、混淆名牌、搭便车的行为,也有利于阻断一些企业试图通过钻空浑水摸鱼投机的方式。 判决的背后是最高法律承认的严格性。 《商标法》第8条规定,任何能够区分自然人、法人或其他组织的商品和他人商品的标志,包括文字、图形、字母、数字、立体标志、颜色组合和声音,以及上述要素的组合,均可申请商标注册 如果你单独看一下这条规定,你的名字是“五”谷物液体。我不叫它“五粒液体”,而是“九粒液体”。它真的与你不同,可以与你区分开来。 然而,《商标法》第9条还规定,“申请注册的商标应当具有鲜明的特征,易于识别,并且不得与他人首先取得的合法权利相冲突。” “九”和“五”之间的区别不明显也不容易识别吗?如果仔细阅读并审视各种不同之处,就很难认定“九良野”侵权。 然而,大家都知道,当我看别人的名字五粮液时,我就叫刘良业,当我看青岛啤酒的著名名字时,我就叫蓝鸟,这基本上是一种通过模仿、迷惑和浑水摸鱼来搭便车的尝试。 从诚实信用原则的角度来看,这不能说是真的。 正如《最高法》所指出的,涉案企业有明显的借用他人商标商誉的主观意图,这不仅表现在混淆消费者的视线与一个词的区别,使人们将“九两液”与“五粮液”联系起来;还有一系列的操作,如缩小“河边”一词,突出“九粒九液”,也加深了这种主观意图。 在知识产权保护得到加强的时候,打击这种与名牌并存的行为显然可以体现理性和法律上的“善治”措施。 不久前,媒体曝光了许多名牌附近的混乱。 这种判断也是对这种混乱局面的一种冲击:只有当企业经营者在做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时,他们才能通过有效地提高产品的质量、性能和服务水平来创立自己的品牌并获得市场认可 动用不正当的头脑,试图通过投机和不正当的方法获取利润,最终会付出代价。 考虑到本案中的诸多曲折,最高法认定了“九良野”侵权行为,对类似案件具有指导意义。 其次,也希望这种“良好的魔力”能够通过相关司法判决,打击不正当竞争,维护企业权益。

发表评论